永利皇宫农业产业化经营一头连着农民,各地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

作者: 新闻中心  发布:2019-10-25

近年来,各地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既取得了成就,也遇到不少新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及时分析当前农业产业化发展的形势,拿出推进龙头企业加快转型升...

本报记者买天

近年来,各地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既取得了成就,也遇到不少新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及时分析当前农业产业化发展的形势,拿出推进龙头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引领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构建的新思路,从而使我们消除顾虑、统一思想、增强信心、创新发展,推动农业产业化迈上新台阶,让更多农业企业做大做强,让更多农民从农业产业化中得到实惠。

“以前自己操心卖,踩不上销售的点儿、摸不准市场的脾气;现在有合作社统一收购,或者按照订单交售给企业,省心省力又赚钱!”辽宁省东港市草莓种植大户迟林国的感受,代表了所有受益于草莓产业化经营农户们的心声。

用改革激发农业产业化活力

东港草莓产业是近年来我国农业产业化突飞猛进发展的一个缩影。放眼全国,融入“互联网+”等农业产业化经营新业态不断涌现;“用饲料、免费送种猪”等龙头企业经营模式不断创新;支持农民土地经营权入股等农业产业化经营新思维不断得到创新实践……

——农业部有关负责人就“发展农业产业化,扶持龙头企业”答记者问

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对农业以及农业产业化工作,特别是对龙头企业的发展都带来了深刻影响。农业稳增长难度加大、市场冲击不断增大、农业资源环境约束日益加剧等问题不断显现。对此,农业部有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央高度重视农业产业化经营,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夯实农业产业化发展基础。而要解决上述这些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就必须靠改革、靠创新来求突破、谋跨越。

就总的经济发展环境来看,当前我国面临经济增速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重叠,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而这对农产品需求、农民增收和强农惠农政策的支持力度等都会带来影响。

目前农产品国内外价格“倒挂”,大部分农产品价格都高于国际价。随着土地、人工等成本不断上涨,农业补贴可用空间的收窄,进口压力还会进一步增加,这些都对国内农业发展空间和产业安全带来影响。

一方面,受城市建设、生态退耕、结构调整、灾毁耕地等因素影响,我国耕地面积不断减少;另一方面,大水漫灌、过量施肥施药的农业生产方式,与居民对生态环保、质量安全的追求已不相适应,传统粗放的农业经营方式已难以为继。这都需要我们改变农业生产方式,积极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加速推动农业产业化的提档升级。

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在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中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

当有更多的农民离开土地,“谁来种地”成为绕不开的议题。因此,我们需要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培育包括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和龙头企业等多元化的经营主体。

各类主体、各种经营方式不是割裂的,而是以产业链、利益链为纽带,形成的以社会化服务为主的服务联结、以订单生产为主的产品联结、以土地资金技术合作为主的要素联结,构成了多种主体共荣共生、相互交织的运行机制。

这其中,龙头企业的作用不能低估,它既可以带动各经营主体发展壮大,更是构建各主体融合发展、协调高效运行机制的中坚力量。

龙头企业是最具实力的主体,具备资本、技术、人才等优势;龙头企业是培育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的孵化器,将现代经营理念和先进技术传授给农民,为合作社提供质量体系建设、技术指导、市场开拓和资金支撑;龙头企业可以提供专业的社会化服务,且质量优、针对性强、供需对接顺畅;龙头企业在产业链上,向上游建设原料基地,指导农户生产,向下游发展农产品加工与流通,延长产业链条。而在利益链上,通过订单收购、利润返还、股份分红等形式,企业能让各参与主体共享收益。

因此,龙头企业要想发挥更大作用,就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带着农民干、做给农民看,将种养环节交给农户与合作社去经营,集中精力做品牌、做标准、做服务、做研发、做管理;龙头企业不能“独善其身”,要完善与农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其他主体的利益联结机制,合作才能共赢;龙头企业随时都要率先转型升级,注重科技创新,紧跟移动互联、云计算、物联网的发展态势,加快商业模式创新。

允许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可操作的形式有哪些?

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有利于土地承包经营权权能的丰富完善,将入股不再限于合作生产,而是把载体扩展到合作社、公司等,让农民在入股权上有更多选择。

入股农民合作社,一些地方称之为土地股份合作社,这是目前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产业化经营的主要方式;入股公司,农户将土地承包经营权按一定方式作价出资入股公司,农户成为公司的股东。但必须明确入股的应是土地经营权,这有助于避免农民失地问题发生。

各地实践证明,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既创新了土地流转模式,有助于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又有助于促进土地与资本“联姻”,推动生产要素优化组合。相比于承包经营权出租等流转方式,入股增强了农民的主人翁意识,有助于稳定土地流转预期,激发经营主体长期投资农业的积极性;相比于订单农业,土地入股将生产环节的购销交易关系转变为全产业链的产权合作关系,使农民与产业化经营组织成为利益共同体。

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同时,必须加强监督与风险防范。要兼顾土地股与非土地股的权责关系,持土地股的农民不愿意承担经营风险,而出资金的非土地股有更高的利润追求,因此必须加强研究采取何种收益分配方式和决策机制。

而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任何经营主体都可能出现亏损甚至破产,农民土地入股也有可能遭遇这种问题,对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有哪些限制?该如何加强监管和风险防范?

外部有需求,内部有冲动,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是必然的。

目前,我国农业发展缺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迫切需要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带来先进的生产要素配置方式和管理模式。同时,由于当前宏观经济增速放缓,房地产、资源等行业不断降温,倒逼工商资本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农业产业需求旺盛,长期投资回报稳定,这对工商资本进入农业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

对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我们既不能捧上天,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要肯定工商资本在增加农业投入、带动农民就业增收等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也要擦亮眼睛防范非粮化、非农化倾向。

因此,必须引导工商资本科学决策,不能急于铺摊子、造声势,鼓励他们进入农业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种养业,重点从事农户和合作社干不了、干不好、干起来不经济的领域,发展产业化经营,用服务带动农民,与农民实现共生、共舞、共赢;要限制工商资本长时间、大面积流转农户承包地,防止这一势头增长太快。

同时,要建立健全资格审查、项目审核和风险保障金制度,严格准入门槛,防范承包农户因流入方违约或经营不善遭受损失;要严禁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改变土地用途,坚持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不能借土地流转之名搞非农建设。

我国实行农业“走出去”战略,龙头企业在其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企业“走出去”该如何走?

农业“走出去”,是保障我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其中,龙头企业在“走出去”中可以充当排头兵。对此,国家出台了相关指导文件,并在强化财税政策和金融及进出口支持上,加速推进龙头企业“走出去”发展农业。

在实践中,龙头企业“走出去”必须契合国家发展战略,“走出去”开发当地资源,生产优质农产品,既可以提高所在国的农产品生产能力,又能使我国掌握部分农产品资源,扩大市场空间,提升我国农业综合竞争力。

国际环境纷繁复杂,龙头企业“走出去”投资应当循序渐进。在投资地区上,以耕地资源丰富国家为主,如非洲、俄罗斯、中亚、拉美及东南亚地区。同时,要学习借鉴欧美等发达国家先进的管理经验,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产品和品牌。

在投资产业上,以我国对外依存度高的经济作物为主,兼顾粮食作物和畜禽产品,重点发展对我国国民生活影响大、需要大量进口的农产品品种,在有条件的地区适当发展粮食作物。这样既不与当地争地争粮,又保证产品有销路。

在合作方式上,以合作开发为主,兼顾自主经营,利用当地人才、劳动力及市场渠道,降低进入的难度和成本。从国际经验看,“走出去”租地种地是有极大风险的,比较现实可行的办法是通过兼并等方式掌握收储、物流等环节,打造“国际大粮商”,增强我们的控制力和话语权。

既要企业财务报表好看,更要农民钱袋鼓起来

农业龙头企业可圈可点

目前,我国龙头企业逾12万家,年销售收入7.9万亿元。一批大型龙头企业通过兼并重组、资本运作,综合竞争力大大增强。年销售收入过100亿元的龙头企业有68家,在境内外上市的国家重点龙头企业有113家,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亮点。

各类龙头企业拥有农业科技研发和技术推广人员87万人,近九成的国家重点龙头企业都建有专门的研发中心。大北农等龙头企业建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光明乳业等龙头企业建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他们研发新产品、新工艺,产品附加值不断提高。成为农产品保障供给的主力军

龙头企业主要农产品原料采购总额占全国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的1/3。以企业为主体的产业化组织辐射带动种植业生产基地约占全国农作物播种面积的六成,带动畜禽饲养量占全国的2/3以上,带动养殖水面占全国的八成以上,成为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市场供应的主力军。

带动农民就业增收效果凸显

目前,各类产业化组织辐射带动农户1.2亿户,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年户均增收3000多元,带农增收成效不断凸显,为我国“稳增长、惠民生”发挥了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王伟

农业产业化经营一头连着农民,一头连着市场;产业化链条将基地、农民、合作社、企业、市场等各个主体串联起来,实现了农产品、资本等要素的高效运转。

截至2014年,全国各类农业产业化组织达35.42万个,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12.55万家,特别是大型龙头企业数量增多,年销售收入超1亿元的龙头企业近2万家,超过100亿元的达70家。

龙头企业的财务报表好看了,那么农户的收入有没有增加?

数据显示,去年龙头企业等经营组织辐射带动农户1.24亿户,农户参与农业产业化经营年户均增收3234元。企业为农户提供农资供应、技术培训、疫病防治、市场信息等社会化服务,提高农民的种养水平,扩大经营规模,催生了一大批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

永利皇宫 ,“扶‘龙头’就是为了富农民。”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说。解决农业企业的困难,壮大他们的实力,就是在增强带农增收的能力。

目前,安徽正在构建以龙头企业为核心、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为基础、农民合作社为纽带,集利益联结、要素融合、互助共赢、联合发展为一体的新型现代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内蒙古出台了“建立完善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机制的意见”。

为建立引导龙头企业联农带农的激励机制,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撬动作用,近年来,农业部对龙头企业发展订单农业、为农户贷款提供担保给予财政奖补。数据显示,33家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订单采购农户农产品6亿多元,帮助5000多户农户获得贷款超过9亿元。

此外,引导农业产业化示范基地内各种要素资源共享互联互通,支持质量检测、技术研发、物流信息等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已累计为示范基地内龙头企业提供服务折合1500万元,促进企业节本增效。

从事农业帮农民的要支持,对下乡非法圈地的要说“不”

工业有4.0,那么如何用工业思维经营农业?答案是农业也要升级4.0。为此,国家鼓励工商资本下乡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但对于打着农业旗号搞“非农”经营、非法圈地的行为坚决说“不”。

近年来,工商资本投资农业速度加快,特别是一批来自城市的非农工商资本蜂拥进入。据统计,内蒙古乌海市投资现代农业的原始资本中,来自工业制造、能源矿产、房地产等方面的资本约占到了投资总量的56%。还有一批工商资本在当地政府引导下,积极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为传统农业注入了先进生产要素和现代化经营模式。如联想佳沃公司利用长期从事IT产业的技术优势,运用视频监控、无线传输等技术,打造农业物联网系统,实现了农作物植株生长的远程监控和全流程管理。

在经济新常态下,地方鼓励龙头企业等加强商业模式和技术研发创新,农业产业化经营的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

在“互联网+”时代,农业当然不能缺席。一大批龙头企业试水电商,在知名电商平台开店设馆,商品销量的激增,带动了农民手中农产品的快速消化。一些龙头企业还积极创新商业模式,如成都巨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用饲料,免费送种猪”计划,企业饲料销量稳增,农民也得到了实惠,实现了“企业+农民”的双赢。

国家鼓励龙头企业等通过自建或订单的方式建立农产品原料基地,对农产品进行就近收购储藏和加工转化,发展物流配送、连锁经营、农超对接等,实现了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流通的有机衔接。

2014年,省级以上重点龙头企业销售收入与主要农产品原料采购总额之比达2.48∶1。

龙头企业集成利用资本、人才、技术等先进生产要素,加强自主科技创新,开发新品种新技术新工艺。2014年,近九成的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建有专门的研发中心。云南花宏进出口公司创新花卉加工保鲜技术,研发出保鲜期长达5年的“永鲜花”,在国际市场供不应求。

工商资本下农村,给农村带去了资金、技术、人才和先进的管理理念,为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个副产品,就是出现了非粮化,甚至非农化的倾向。工商资本下乡的过程中难免“鱼龙混杂”,一些地方为了政绩盲目招商,甚至为一些企业从事“非农”经营大开绿灯,这些行为严重威胁到了国家粮食安全、侵占了宝贵的耕地,侵害了农民的切身利益。

对此,中央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严格的工商企业租赁农户承包耕地准入和监管制度,鼓励和引导城市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种养业;要加大粮食生产扶持的力度,鼓励和支持流转土地要用于粮食生产,遏制非粮化、严禁非农化,绝不允许借土地流转之名搞非农建设。

探索“农民土地经营权入股”,分享二三产业增值收益

“促进农民持续增收,这是发展农业产业化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在经济新常态下,农民的家庭经营收入、工资性收入、转移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都面临不同程度的挑战,需要开辟新的增收渠道。”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说,发展农业产业化,就是要带着农民干、帮助农民销、实现农民富,就是要在一二三产业上为农民需找增收点,而农业产业化在三次产业融合发展上,则表现出了强大的动力源。在增加家庭经营收入上,支持龙头企业带动普通农户、规模经营户共同发展,实施订单农业,进行产销对接,以保底价收购、加价收购、二次利润返还的形式,让农民分享二三产业的增值收入;在增加工资性收入上,鼓励龙头企业优先雇佣本地农民,开展技能培训,培养高素质农民,让其获得人力资本溢出的输入效应;在增加财产性收入上,加强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保障农民合法权益。

而引导农民将土地经营权、资金、技术、设施等入股企业,则成为当前颇具探索性的一项创新性做法。

目前,农业部已在黑龙江、浙江、四川等地开展试点,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的农民合作社或龙头企业逐渐增多,农民以股东身份可以直接分享产业链增值成果。重庆市东江生猪养殖公司采取“保底+分红”的收益分配方式,吸收当地26户农民23.24亩土地入股,除保底收入外,每次每亩分红都在1000元以上,远高于土地直接出租的租金收入,探索出了农民分享加工、流通等环节增值收益的现实路径。

除了探索实践农民土地经营权入股外,还可以引导龙头企业创办或以资本入股的形式领办农民合作社,鼓励农民合作社兴办龙头企业,实现龙头企业与农民合作社的深度融合。

从事种养业依然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要增收就要扩大种养规模,就需要增加资金投入,但却常常苦于贷款难、贷款贵。与此“同病相怜”的还有农业企业,贷款难、融资贵成了企业带农增收的“拦路虎”。

针对资金问题,目前江西等6个省以财政资金出资的方式,成立了农业产业化担保公司;河北等11个省由龙头企业牵头成立了担保公司,解决基地农户生产资金短缺问题。此外,吉林等省正积极筹建农业产业基金公司,对成长型的龙头企业进行直接投资。

强了龙头,富了农民,企业过好了,才能让跟着企业闯市场的农民过得好。正所谓“一颗棋子活全盘”,企业资金实力的增强,带动了全产业链的活力,释放出带农增收的更大能量。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皇宫农业产业化经营一头连着农民,各地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