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物权法》规定渔业权

作者: 党建工作  发布:2019-11-29

中国水产杂志记者 李振龙 周晓华 肖乐

———农业部副部长牛盾在贯彻实施《物权法》暨渔业政策座谈会上的讲话

近年来,各地渔民正当权利受不法侵害的事例发生频率很高,很多渔区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因工程建设、地方政府出让海域、滩涂使用权、征收海域使用费侵害渔民权利的案例频繁发生,很多渔民生活陷入困境,这与党中央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目标大不相符。为根本解决渔民权益受到侵害的问题,立法机关倾听广大渔民的呼声,认真研究,最终将渔业养殖权和捕捞权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物权法》是规范财产关系的民事基本法律,既涉及国家的基本经济制度,也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具体利益。《物权法》“用益物权编”规定了“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是继1985年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放宽政策、加快发展水产业的指示》([永利皇宫,1985]中发5号)实施渔业改革政策以来,对渔业基本经营制度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是我国渔业发展进程和法制建设的一件大事。《物权法》规定渔业权,体现了中央“三农”政策精神,反映了广大农民、渔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必将对发展现代农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发挥积极作用。 深刻理解《物权法》规定渔业权的重大意义 第一,《物权法》规定渔业权,进一步稳定和完善了渔业基本经营制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这是我国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是党在农村政策的基石。渔业是我国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水域滩涂与耕地、林地、草原一样,是国家重要的土地资源,是农业生产的重要的自然资源,也是渔业的基本生产资料和渔民重要的生活保障。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起,中央就要求各地对水域滩涂进行确权发证,将使用权落实给渔民长期使用。八十年代,中央和国务院又多次在有关文件中要求稳定水面、滩涂的所有权和使用权。1986年,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审议结果报告》中指出:“把农村体制改革中中央肯定的行之有效的经验,比如确定养殖水面、滩涂的使用权,颁发使用证,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等,用法律的形式肯定下来”,《渔业法》按照这样的指导思想,建立了以水域滩涂养殖使用制度和捕捞许可制度为主要内容的渔业基本经济制度。这一制度的实行,提高了广大渔业生产者的生产积极性,规范了渔业生产秩序,促进了渔业的快速发展。但是,由于长期以来物权制度没有建立,水域滩涂使用制度不够完善,渔民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法律性质不明,合法权益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此次《物权法》从民事基本法律的角度确认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为用益物权,就是在保持水域滩涂所有制不变的前提下,把水域滩涂的承包经营权和使用权更加明确地落实给渔民,并实行物权保护,让渔民依法享有长期而稳定的水域滩涂使用权、以及水产品所有权和收益权。这就在法律上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渔业基本经营制度的内涵,为渔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第二,《物权法》规定渔业权,有利于强化对渔业生产者合法财产权益的保护,规范渔业生产秩序,促进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物权法》规定广大渔业生产者的基本权利,意味着渔业生产者今后从事渔业活动,不但有行政法的保护,而且还受民法的保护。渔业权作为用益物权,意味着渔业生产者依法取得渔业权后,就享有依法占有并使用特定的水域滩涂,从事养殖或捕捞活动以获取收益的权利。渔业权受到侵害或被占用时,可以适用《物权法》加以保护,并获得相应补偿。这些规定,将进一步加大保护渔业生产者合法权益的力度,为他们筑起一道“私权保护墙”,渔业生产者的水域使用权、生产自主权就有了法律的明确保障。 第三,《物权法》规定渔业权,有利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渔区出现的突出问题,促进社会和谐。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速度的加快,工程建设等占用渔业水域滩涂的现象越来越多,渔业的发展空间受到限制,更为严重的是由此导致许多渔民失去生产场所,而且得不到应有的补偿,渔民权益受到严重侵害,许多渔民陷入了“失海”、“失水”的困境,一些地方群体性上访事件增多。渔民“失海”、“失水”与农民“失地”的性质相同,是当前农村、渔区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针对这一问题,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稳定渔民的水域滩涂养殖使用权”,要求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维护渔民权益、稳定和完善水域滩涂使用制度。《物权法》规定渔业权,为解决渔业水域滩涂被侵占和渔民权益受侵害的突出问题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四,《物权法》规定渔业权,符合国际通行做法和发展趋势。世界许多国家在立法中明确规定渔业权并加以保护。如日本法律明确规定将渔业权视为物权;韩国法律规定海域归国家所有,但渔民和渔业合作组织可获得长期而稳定的使用权,渔业权延续时渔业权人具有优先权,渔业权受到侵害时有权获得赔偿。日本、韩国《渔业法》对渔业权的取得、优先顺序、期限等都有非常具体的规定。许多英美法系的国家也已逐步将渔民从事渔业生产的权利视为一种财产权。联合国粮农组织曾于1999年召开关于渔业权的国际研讨会,就各国经验进行交流和推动。因此,将渔业权作为用益物权种类,实行民法保护,

《物权法》: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2007年3月16日,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物权法》。《物权法》“用益物权编”第123条规定,依法取得的“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水域、滩涂作为渔业基本生产资料,是广大渔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水域滩涂的使用权,和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一样,是广大渔民的基本生存权利。长期以来,国家对水域、滩涂使用制度建设给予了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要“稳定渔民水域滩涂养殖使用权”。《物权法》首次以民事立法的形式规定渔业权,是贯彻中央农村基本政策的要求,顺应了广大渔民群众的呼声,对我国渔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和渔业生产者权益保护将起到重大而积极的影响。

各界声音聚焦《物权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主任孙宪忠:为了我国最弱势的群体

在中央提出建立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方针的指引下,规定渔业权问题特别有意义。广义上被当作农民,实际上无法享受和农民同样权利的渔民,其权利的享有以及保护,却长期无法进入立法者、执法者和公众的视野,事实上渔民无地可种,没有土地这种重要的不动产作为其基本的生产资料和财产,更不能从土地上获得社会保障,渔民的经济地位显得更为薄弱。渔民不但在经济上是最为弱势的群体,而且在法律上也是最为弱势的群体。因为农民所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很多渔民尤其是在海洋上“耕作”的渔民是享受不到的。近年来,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不同群体之间有了利益冲突,渔民占有的水域也有了激烈的使用价值冲突;现实的情况是,渔民在这些利益较量中承担了最后的损失,在他们传统占用的水域由他人成片开发、被转作他用的时候,渔民总是束手无策,因为他们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以对抗这些侵害的法律武器。因此我们不但要唤起对渔民这种最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而且必须寻求法律上的解决手段。《物权法》的规定正是呼应了这种社会需求,对我国最弱势的群体给予法律的有力保护。

农业部渔业局局长李健华:确定渔业权制度 顺民心、得民意

不管我们怎么喊保护渔民的权利,但没有一个制度保障,光靠人是不行的。渔民“失海”问题应当像农民“失地”一样受到重视。渔民是个被边缘化的群体,没有人为他们说话。如果渔业权不以法律的形式被明确,不光这部法律不完善,对渔民也真的是很不公平。

《物权法》通过民事立法确定渔业权制度,是贯彻中央农村基本政策的要求,适应了当前渔民权益保护的迫切需要,是顺民心、得民意的重要举措。

上海市水产研究所副所长、全国人大代表周文玉:加大《物权法》宣传,增强渔民自我保护意识

充分肯定了广大渔业生产者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意味着渔业生产者今后从事渔业活动,不但有行政法的保护,而且还受民法的保护。当权利受到侵害,渔民有了法律的依据。国家之前颁布的《渔业法》是从环境保护,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对渔民自身的保护不太明确。以往很多政府行为,围垦、工程建设等,征用渔民水域,都是地方政府说了算,渔民的权利得不到保障。现在法律明确渔业权,就表示以后渔民维护自身权利有了法律的依据。

建议政府要加大《物权法》宣传力度,让渔民了解物权法。我们的民法刚刚起步,政府应多反映这方面事情。渔民更应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自发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广东省阳西县鱼粉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陈广富:完善《渔业法》 健全渔业的基本经营制度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农业、农村和农民工作,渔业是我国农业的重要组成部份,是农业调整和渔民增收的重要途径。水域、滩涂是渔业最主要的生产资料,是渔民谋生的地盘。但是,近年来的城市开发,工程建设和滩涂围垦,大量占用渔业滩涂,工业对水域的严重污染,使大批的渔民失去赖以生存的水域、滩涂而得不到补偿和安置,陷入了“失海”、“失水”的困境。在燃油涨价的情况下,渔民捕捞严重亏损,生活面临严重困难,影响农村、特别是沿海地区的社会稳定。为贯彻党中央对农村政策精神,为保护广大渔民的水域、滩涂使用权益,维护渔民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根据沿海渔民的现实情况,建议根据物权法的规定,修改完善渔业法,明确规定渔业权的取得、变更、登记和发证、渔业权的转让和抵押、渔业权的保护,进一步稳定和完善渔业的基本经营制度。

就《物权法》的出台,记者采访了浙江温州市渔民协会副会长黄文达。“我们只是刚刚从网上看到了,很多人还都不知道这个法律,渔民还没有什么认识。这是个国家的大法,是否有相关地方上配套的法律法规出台,现在还不好说。希望这个《物权法》能解决我们渔民生产生活的实际问题,真正保护渔民权利。我们很关注这个《物权法》的出台,具体地方上如何去实施,要看看才知道了。”黄副会长的一番话,反映了广大渔民对国家大法的期望,同时也对法律的执行存在一些担心。广大朴实的渔民一直坚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为民办事、坚信“有理走遍天下”,是什么让他们存在疑虑呢?是频繁发生的渔业侵权事件,还是个别地方政府“明文规定”的“占水”政策?这不得不引起我们深思。顺民心、得民意的《物权法》出台,体现了我们党和政府的以人为本的方针政策,这就要求我们各级政府在发展经济过程中,要以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利为基础,真正体现“为民作主”。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物权法》规定渔业权

关键词: